重磅!国际标准化研究进展与特征


标准是经济活动和社会发展的技术支撑,是国家基础性制度的重要方面。本文根据近20年国外标准化研究热点主题的变化,将国外标准化研究的演变过程大致划分为三个阶段,即理论基础形成、理论完善和经验分析相结合以及标准化研究的全球化阶段。

 

一、基础理论形成

 

随着科学技术、社会经济以及全球化趋势的不断发展,对新标准的需求越来越多。Knut B.认为随着第一批网络产业的发展,标准的重要性显现出来,标准能够减少交易成本和搜寻成本,减少负外部性。这一时期国外标准化的理论研究十分活跃,主要讨论标准的基础功能对技术创新和工业发展的积极和消极作用。AndersonWincoop等一部分学者认为,标准具有兼容性、网络效应、规模效应以及缓解信息不对称等基础功能,能够促进技术创新和经济发展;另一部分学者认为,标准存在技术锁定、转换成本高和减少多样性等问题,标准在一定程度上会阻碍技术创新和新产品的推广。

 

标准影响经济活动的研发支出、生产和市场渗透等多个方面,对推动创新、提高生产率和调整市场结构具有重要影响。标准是技术基础设施的一种形式,有相当多的兼容内容,标准化可以提高技术生命周期内的效率,也可以通过抑制对创造下一个周期的技术创新的投资,将现有的生命周期延长到过渡的程度。虽然标准在生产中的传统经济功能可以限制产品选择,以换取规模经济的成本优势,但先进生产和服务系统常见的其他类型的标准实际上可以促进产品的多样性,从而为客户提供更多选择。

 

标准化研究的理论形成阶段关注技术创新和工业发展、信息技术和通信技术升级。标准的经济重要性十分明显,因此它也吸引了多数对标准化感兴趣的经济学家对这一系列基础理论问题进行研究。这一阶段标准化经济学研究的理论文献相当丰富,但是经验分析文章相对较少,没有充分的实证检验,无法形成对理论思考的挑战和足够的反馈。

 

二、理论完善与经验分析结合

 

由于理论模型过于严格以及缺乏实证研究的数据,导致理论研究与经验实证研究之间存在巨大的“鸿沟”,这一阶段在完善标准化研究理论的同时,学者们开始注重标准化研究的实证分析。企业作为市场活动主体之一,是推动新标准制定和实施的基本单位,学者运用企业微观数据对理论进行实证检验,研究内容主要侧重于专利、知识产权、企业发展和国际贸易等问题。

 

标准本身作为一个信息包,为匹配问题提供解决方案。创建标准是一个协作的过程,对于复杂的互操作性标准,订立过程可能涉及数百个缔约方,合作推广技术标准对创新、行业结构和组织能力有促进作用。学者们还发现,由于专利申请方不同,导致“所有权碎片化”进而使得技术标准不成体系,最终会演变成标准采用不足或成本过高的情况。还有部分学者认为,碎片化标准可以促进部分所有者将相关专利放入一个共同池中,由一个实体来管理,将标准相关文件纳入专利授予过程中,提高专利运作效率和专利授予过程质量。Swann认为标准本身能够传播知识,可以带来知识溢出效应,因此工业技术标准联盟作为专利共享、联合创建和应用推广的重要载体,日益成为全球技术标准化的主要组织模式。同时,Wakke也发现,制造业企业绩效与参与标准制定过程正相关,企业可以通过制定标准来促进其创新产品或服务的传播,从而使参与标准化成为一种营销手段。

 

在研究标准对国际贸易的影响中,一部分学者认为标准对贸易具有促进作用,另一部分学者则认为标准作为非技术性贸易壁垒对国际贸易具有阻碍作用。其中,标准对贸易的促进效果是否能够抵消标准对贸易的阻碍效果成为研究的重点内容。同时,国际标准化组织ISOIEC等也在加快国际标准制定速度并推动标准国际化,通过科学技术进步消除国际贸易中的壁垒,增进国际合作。

 

三、全球化趋势明显

 

国外标准化研究在理论完善和实证检验阶段,其研究内容主要覆盖技术创新、企业发展、国际贸易等层面,随着技术的创新发展,其关注的领域更加广泛,研究内容的全球化趋势愈发明显。

 

Yanuardi Y.等认为,标准逐渐成为社会治理的制度工具,在复杂的管理系统、社会运行系统中提高社会治理效率,全球标准通过提高透明度、参与度和问责机制来参与社会治理,有助于可持续发展和减少贫困。目前,学者们开始将研究重心转移到标准与社会福利的关系方面。他们认为实施最低质量标准,调整激励措施,鼓励更高的公共执法,并改善低效率,实施结构合理的最低质量标准,不仅可以增加社会福利,还可以调整利益分配。

 

在环境治理方面,随着全球气候的不断变化,应对气候风险需要创造经济和生态上可持续的产品和服务新部门。针对这些问题,York J. G.等认为需要自愿认证标准,除了政策外,社会组织、市场中介和企业家等行为者在促进标准化认证方面同样发挥着积极作用。例如,基于标准的循环经济,按照循环性标准设计和开发产品,在工业、城市或者农村可以有效控制废弃物管理效率。

 

标准化研究不仅涉及经济领域,还包含政治关系等方面。国际标准之争中,那些在ISO中拥有秘书处的国家在探讨制定标准议程中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此外,企业与政府之间在标准制定方面也存在博弈的关系。例如,大公司采用的标准,会促使该标准被推广的可能性增大。

 

标准化研究关注标准带来的社会福利。随着全球化趋势的发展,标准化研究更加关注全球整体福利问题。市场参与主体之间——企业之间、政府与企业之间、国家之间的合作趋势越来越明显,全球化趋势下,各利益方的联系越来越紧密,标准作为统一的规则,能够适度协调各方利益。

 

整体上来说,国外标准研究的主要力量集中在欧美国家,其特点是研究起步较早、研究理论基础完备、研究所涉及的领域广泛、研究成果丰富,并将标准化研究成果运用于生产实践中。由此可见,标准可以服务和作用于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同方面。尽管我国的标准化研究起步较晚,但是研究的主要路径与国外研究路径大致相同。同时,近些年我国在国际标准化研究中的影响力也在不断增强。

 

(作者:侯俊军、丁琪琪,湖南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我国标准治理与全球贸易规则重构研究”(17ZD099)阶段性成果)

 

    (来源:以上内容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学习标准化”)